白小姐玄机网www.678456.com

求百里玺的《仙府之缘》全本TXT

发布日期:2019-09-16 00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书院依山而建,占地数千亩,院落阁楼重重。作为武国第一大书院,北麓书院习武气氛极为浓厚,为武国培养出了不少的文武大臣。武国少年子弟,对北麓书院可谓趋之若鹜。

  上院学子大约有二百多人,年龄稍大,十五六岁以上,实力为武者炼体期四到六层。

  天色刚蒙蒙亮,书院练武校场内,下院的上千名身穿青色劲衫的少年正在修炼武学。练武校场周围,站着十余名神色肃穆的教头,督促着众少年勤修武艺。

  一千余名少年在练武校场内整齐排列,每人身前一根臂粗的硬木桩,众少年对着硬木桩踢打,修炼拳脚。整齐的拳脚破空声,衣衫猎猎声,响彻整个练武场。

  叶晨心中暗想着,拳脚猛击硬木桩,将硬木桩打的砰砰巨响。但是,他的力道还无法打断硬木桩……

  下院总教头,一名灰袍老者,背负双手,身腰笔直,面色冷峻的扫视着众下院少年,口中厉喝。

  “炼体期分为九层。炼体初期一至三层,淬炼体质,包括皮肉、筋膜、骨髓。随着修炼,气力渐增,双臂最强可拥有三百斤的力道,可拉开三石重弓。”

  “打木桩修炼拳脚,这是炼体初期的基本功。在突破炼体期三层,以力道打断硬木桩以前,需要一直练下去。不要以为打木桩枯燥无味没劲。武国不少的文武重臣,顶尖的高手,别看他们现在各个威风八面,但都曾经在北麓书院,老老实实的打了好几年的硬木桩,下足了苦功夫!”

  “你们一旦突破炼体初期,单凭拳脚之力碎裂一根硬木桩。进入炼体中期四至六层时,骨髓坚固,气血旺盛日渐浓烈,直到全身骸骨气血充盈,气力最高可达六百斤,可力降服猛虎。进入炼体中期之后,可以修炼各类武技,刀法、剑术、枪决,极大的增强自身战力。”

  “你们这些下院的毛头小子,都给老夫看仔细了。老夫现在让你们看一下,修炼到炼体期第六层的实力!”

  灰袍老者暴喝一声,右脚凌空扫踢!快,几乎看不清腿影!腿劈如电,疾若奔雷。

  叶晨看到这一幕,震惊失声。他还是炼体期三层,每日用硬木桩来捶打拳脚淬炼体质,他的实力连臂粗的硬木桩都还无法打断,更别说打断尺厚的石碑。

  “咱们不知道什么时候,能修炼到石总教头这样的实力!有这实力,足以在武国当上一名上层武将。”

  下院的众青衫少年响起惊呼声,议论纷纷,平时对这其貌不扬的灰袍老者不以为然,现在看向老者的目光之中顿时多了几分敬畏之色。

  练武校场内的另外一处空地,中国银行是什么级别的央企。上院二百多名年轻学子,见石耿卖弄腿法,却神情不屑。在上院学子之中,武技比老者厉害的有不少。

  灰袍老者踢断石碑,吐气收功,十分满意这一腿的威力,他展露一手震慑众学子,这才缓缓道,“老夫也才炼体六层而已。在这之上,还有气力更强横的炼体后期七至九层。体内气血越发浓烈,气力上涨,可达九百斤,足以力斗黑熊、犀牛。”

  “达到炼体期第九层,若是你去当剑客,足以成为武国镇国剑客。若是你当一名弓手,足以成为武国镇国神弓手。炼体期九层高手在武国的地位,都是镇国级的,护卫武国王城的安危。”

  “至于炼体期之上,还有更高的元神期,可御剑飞仙,施展法术,神通莫测。北麓书院的首任院长,便是一位剑仙,曾为武国的国师。不过,这些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多谈论的了,不提也罢。”

  灰袍老者负手而立,气势如山,举手投足都一副指点江山的气概。老者有这份自傲,他在书院教了四五十年之久,不少从北麓书院出去的武国重臣见了他,都要恭称一声老师。

  “北麓书院传承了三百年,是武国资历最深厚的学府。你们这一批下院学子还年轻,大多十余岁,还有时间去勤修苦练,争取在二十岁之前,修炼到炼体期六层,通过本书院的实力鉴定和毕业考核!”

  “如果你们二十岁,还没有修炼到炼体期六层,那直接从北麓书院卷地铺滚蛋。别以为你们有时间可以浪费!继续炼!”

  灰袍老者的语气严厉起来,挥手让下院学子们继续打硬木桩。这番话他至少说过数十遍。至于有多少人能听进去,就看个人的造化了。

  叶晨仔细的听着老者的讲解,听到老者提及武国镇国剑客、神弓手,不由心生向往。

  他只是一个小平民,出生武国一户普通农家,五岁便被送到这北麓书院,在书院内苦学了近十年,十五岁才艰难的炼体期第三层。

  叶晨双拳狠狠的砸在硬木桩上,开始练拳。他现在十五岁,只有五年可以在书院修炼下去。

  叶晨浑身肌肉绷紧,每一拳一脚都竭尽全力击打硬木桩。他拳头擦破皮,露出血迹,汗水已经浸湿了粗布衫。浑身肌肉酸麻疼痛,腿脚和手臂严重透支了气力,开始颤抖。

  在肉身极度疲惫酥麻之中,叶晨突然感觉自己体内脊椎骸骨最深处,似乎有一丝新生的气力。骸骨是武者气力的根源,这股新生气力来的极快极猛,几乎是瞬间涌入全身。

  叶晨难以置信的看着碎裂的硬木桩,单膝撑地,握紧双拳,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和狂喜。

  刹那间,周围下院近千少年学子们听到声音,几乎都寂静停了下来,齐刷刷的朝叶秦看了过去,目光中充满了惊诧和羡慕。

  书院校场上的硬木桩是专门特制的,可以承受三百斤的气力的连续打击,炼体期三层打不断它。只有达到炼体期四层,气力突破四百斤,在全力猛击之下,才能强行打断硬木桩。

  他终于可以进入书院的上院,这也意味着他在北麓书院的地位大幅提升。从一千余少年弟子的下院,进入仅有二百余年轻弟子的上院。

  灰袍老者远远的看到这一幕,毫不吝啬的给出了赞赏,随后将叶晨叫了过去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?”

  叶晨神情激动拱手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从下院千名学子打木桩的大方阵之中出来。叶晨知道,他成为上院学子之后,不再打木桩修炼拳脚,而是可以开始修炼真正的武学。

  上院的二百多名学子在练武校场的另一侧空地修炼,三三两两的,修炼铜人桩、梅花桩、刀剑、腿法、拳法、骑射等等不同的高等武学。

  “你可以选学一门更高深的武技进行修炼,包括刀法、剑诀、枪术、弓射、身法等等类别,大多都是威力比较强的武技。你想学哪一门武技?”

  叶晨目光闪亮的看向上院众师兄、师姐修炼,但是他看不出名堂,不由转头问,“总教头,上院师兄弟中,战力最强的是谁,学的是什么?”

  “上院各个都是高手,但是最强的一位是你严寒师兄,炼体期六层,练的是《虎跃刀法》”

  他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上院的严寒师兄实力最强,学的是《虎跃刀法》,那么自己也学这刀法。